北方瑞能集團

深入解析:亞洲如何實現清潔能源轉型?來自5個國家的例子

118
發表時間:2022-02-17 10:37作者:Tatsatom Goncalves和Emily Kaldjian

中國、印度、印度尼西亞、孟加拉國和越南可再生能源增長的經驗。

  此文最初發表在世界資源研究所(WRI’s Resource Institute)。

  作者:Tatsatom Goncalves和Emily Kaldjian

  在清潔能源轉型方面,亞洲是世界上最關鍵的地區。亞洲占全球能源需求的近一半,目前是世界上排放量最多的地區,超過了歷史上排放最多的北美和歐洲。盡管2019冠狀病毒大流行帶來了經濟挑戰,但自2020年以來,亞太地區許多國家可再生能源繼續實現了創紀錄的增長。

  現在重要的是,大型經濟體和較小的國家都要繼續增加可再生能源,以實現目標、減少排放并保持社會健康。那么,亞洲國家如何才能成功實現清潔能源轉型呢?

  在這里,我們以五個國家為例:中國、印度和印度尼西亞等大型的新興經濟體;越南,在可再生能源領域取得了超乎預期的成功;還有孟加拉國,許多亞洲小國可以向地區領導者學習如何綠化自己的電網。這些國家的人口約占全球的43%,能源消費量占全球的35%以上。

  中國

  2020年9月,中國宣布到2060年實現碳中和,這是中國此前承諾到2030年達到碳排放峰值的重要后續行動。一年后,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承諾停止在海外建設煤炭項目,但具體細節尚不清楚。中國國內取得了令人放心的進展:2020年風電裝機容量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72.4GW,比2019年增長了近三倍。與此同時,太陽能光伏以49.3GW緊隨其后,比19年增長了60%以上。


中國每年增加的風能和光伏發電能力。資料來源:《中國電力統計年鑒》

  盡管如此,煤炭仍在繼續投入使用,它仍是中國的主要能源,占發電能力的49%,相比之下,風能和太陽能加起來只占24%。為了實現減排目標,中國必須貫徹國家計劃,在這個十年中期開始逐步減少使用煤炭。盡管可再生能源預計將持續增長,但考慮到近期長期補貼的逐步取消,以及電網升級和儲能需求的增長,投資格局幾乎肯定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新政策承諾,至少會部分彌補逐步取消的補貼。自2019年以來,中國實施了可再生能源組合標準,要求電網運營商、電力公司和一些大客戶保證從可再生能源中獲取電力的最低比例。此外,一項全國碳交易計劃于2021年初啟動,隨后又在17個省開展了綠色電力交易試點項目。盡管這些項目的短期影響較小,但碳和綠色電力交易將是減少排放和鼓勵擴大清潔能源規模寶貴的長期工具。

  印度

  2021年11月,印度承諾到2070年實現凈零排放。盡管政府的時間表與科學界達成的到2050年實現全球凈零碳排放的共識之間有20年的差距,但印度仍處于發展經濟和讓3.6億人脫貧的階段。印度有多個緊迫的問題需要解決,能源可靠性是其中的首要問題。農村地區仍然面臨經常性和長期的停電,這妨礙了保健和教育等基本服務。與未來20年能源需求增長預計將低于20%的中國不同,印度的能源需求正處于陡峭的上升軌道:從現在到2040年,能源消費預計將增長近70%。因此,清潔能源的部署對于控制印度的排放至關重要。印度目前是世界第三大能源消費國。

  印度激進的可再生能源目標——從目前到2030年增加到500GW——有利于部署,還有穩定的政府政策,如優先調度,無論價格如何,市場優先考慮清潔能源計劃而不是化石燃料計劃,并免除輸電費用,這讓他們在財務上比傳統能源更有優勢。這些努力得到了回報——自2017年以來,清潔能源在新增產能方面不斷超過煤炭。該國現在不僅要實現到2022年175GW的可再生能源產能目標,還要實現到2030年安裝50%非化石能源產能的目標。


印度每年的風能和太陽能光伏裝機容量。來源:BloombergNEF

  印度還擁有世界上最便宜的太陽能和第二便宜的陸上風能——目前是印度最便宜的大規模發電來源??紤]到這些資源的可變性質,投資電池等儲能技術是確保它們隨時滿足能源需求的關鍵。幸運的是,即使是電池儲能與風能和太陽能的結合,也有望在未來十年達到比煤炭更低的成本,這進一步鞏固了印度清潔能源發展的可負擔性。

  盡管印度取得了這樣的進展,煤炭雖然在減少,但仍是主要能源,占裝機容量的55%。一個成功的清潔能源轉型將需要在這個十年中投資6330億美元,不僅在可再生能源領域,還包括其他關鍵領域,包括儲能、電網基礎設施和能源效率等需求側措施。如果印度想要實現其長期的氣候目標,這些都是必要的步驟,盡管它不能(而且已經明確表示不會)單獨做到這一點。如果印度要應對這一挑戰,投資者和高收入國家必須加大為印度的努力提供資金的承諾。

  印度尼西亞

  和印度一樣,東南亞的能源需求將以極快的速度增長——從現在到2040年將增長近60%。印尼是該地區迄今為止最大的經濟體之一,將在很大程度上推動這一增長。好消息是,印尼在COP26會議上承諾,在之前承諾的2060年前實現煤炭凈零排放的基礎上,將在2020年之前逐步淘汰煤炭(前提是獲得額外的國際援助)。壞消息是,該國離這一現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目前其化石燃料占發電能力的87%。

  但印尼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地處環太平洋火山帶之上,這是一個構造和火山活動密集的地區。這使得這個島國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地熱潛力,其地熱資源占已安裝可再生能源的近一半(46%)。生物質能以41%位于第二,而太陽能和風能的總和遠遠落后,只占總量的5%。


印度尼西亞已安裝的可再生能源發電能力,2019年。來源:BloombergNEF

  2020年底,州公用事業公司PLN啟動了該國首個可再生能源證書項目,這是一個國際公認的跟蹤清潔能源生產的機制。這是任何成熟的可再生能源市場的必備條件,這些認證將幫助公用事業滿足對清潔能源的現有需求,并激勵更多的發展??稍偕茉匆脖辉搰毡槭谟琛氨仨氝\行”的地位,這意味著每當電力供應過剩時,可再生能源工廠必須繼續以最大的潛力運行——而化石燃料電廠則必須減少它們的發電時間。

  但挑戰依然存在。印尼的法規禁止大多數開發商直接與客戶簽訂協議,也禁止企業用戶從現場光伏以外的渠道購買可再生能源。這對渴望實現可再生能源目標的大型企業消費者構成了挑戰,包括耐克(Nike)和可口可樂(Coca-Cola),它們已簽署了一份對可再生能源的需求聲明。此外,開發商經常受到嚴格的本地內容要求(要求公司使用國產產品的政策)的阻礙。這對太陽能和風能的發展尤其不利,因為它們依賴于外國制造的設備。如果印尼想利用可再生能源并成功淘汰煤炭,它首先必須解決這些政策障礙。

  越南

  在第26次締約方會議上簽署了逐步淘汰煤炭協議的另一個國家是越南,它也作出了到2050年實現煤炭凈零排放的額外承諾,這與印尼的情況一樣,需要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作為一個中等規模的經濟體,越南在清潔能源方面已經取得了驚人的進展,甚至與一些大國相比也毫不遜色。2020年,許多可再生能源投資的主要市場大幅下降,但越南以89%的增幅脫穎而出,成為全球第三大市場。在未來幾年里,預計該國新增的可再生能源幾乎是東南亞其他四個主要可再生能源市場總和的三倍。


2020-23年東南亞部分國家累計新增可再生能源產能預測。來源:BloombergNEF

  越南的屋頂太陽能從2019年的0.38GW增長到2020年的9.3GW,增長了25倍,這主要得益于商業和工業消費者的需求。歸功于年底到期的激勵措施,前所未有的繁榮使越南比其最初的2025年屋頂太陽能目標高出了近10倍,并使該國成為今年全球三大太陽能光伏市場之一,僅次于中國和美國——對于一個不到其他領跑者2%規模的經濟體來說,這是一項了不起的壯舉。

  但這種增長意味著目前的清潔能源已經超過了電網的容量。必要的升級,再加上政府刺激措施的減少,使得發展放緩幾乎成為必然。盡管最近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該國政府最新的電力發展計劃預計,在未來幾十年里,化石燃料在電網中的份額將繼續保持在60%??紤]到預計的能源需求,這意味著到2030年,越南的煤炭發電能力將翻一番,天然氣發電能力將增加到目前的四倍。

  如果越南想在能源轉型中保持領先地位,接近實現其氣候目標,就必須扭轉化石燃料的發展軌跡。目前正在進行的改革頗有前景,比如在工業消費者和可再生能源發電商之間實現直接場外交易。該措施得到了H&M、耐克和Target等公司的支持,將允許大量購買清潔能源——這是紡織和服裝等能源密集型行業迅速擺脫化石燃料的必要步驟。盡管如此,更大膽的行動——尤其是在停止化石燃料開發方面——仍然至關重要。

  孟加拉國

  孟加拉國和越南的成就證明,能源轉型并不局限于亞洲最大的經濟體。小國也可以發揮重要作用,特別是在能源需求巨大且有望增長的地區。孟加拉國僅占世界經濟總量的0.3%,卻占世界能源消耗的3%,其能源需求增長速度幾乎是世界其他地區的5倍,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然而,與鄰國不同的是,孟加拉國還沒有走到清潔能源行動的前沿。盡管孟加拉國在過去幾十年取得了巨大的社會經濟進步,但該國仍面臨許多發展挑戰:20%以上的人口仍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快速城市化使許多城市居民處于極端貧困之中。盡管電力供應已大幅改善(部分得益于住宅太陽能),可再生能源仍只占能源結構的3%,遠低于孟加拉國最初設定的2020年10%的目標。土地稀缺、項目審批延遲、以及對昂貴進口設備的依賴只是障礙之一。更重要的是,政府仍然對煤炭和天然氣提供補貼,這扭曲了市場價格,降低了可再生能源的競爭力。

  但正如我們在越南看到的那樣,如果采取適當的扶持措施,如逐步取消化石燃料補貼和建立可再生能源購買新機制,孟加拉國也可以在這方面發揮帶頭作用。在發達國家和投資者的支持下,這個海平面國家有望在2040年實現可再生能源40%的目標,并在此過程中幫助避免氣候變化的破壞性影響,氣候變化對其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能源轉型的基石

  亞洲各地的可再生能源不斷打破紀錄,這通常是由商業和工業領域主要消費者不斷膨脹的需求推動的,這些行業越來越多地制定目標,并通過合作擴大機會。然而,隨著各國政府、能源公司和投資者追趕新常態,許多挑戰依然存在。新常態是指,到2020年,低排放來源的電力很可能將占據全球電力的大部分。

  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在氣候迅速變化的背景下,到本世紀中葉,亞洲的能源使用量將幾乎翻一番,該地區的政府必須迅速采取行動。我們已經知道,這個地區對可再生能源的需求很高,而且已經有行之有效的政策和機制來擴大可再生能源的購買選擇。超過1000家世界領先的公司——加起來幾乎相當于全球GDP的30%——已經制定了氣候目標,未能做出相應反應的市場有可能使自己處于競爭劣勢。


截至2021年11月,按地區分列的全球企業電力購買協議(PPAs)是場外可再生能源的主要購買機制。如果不打破政策障礙,亞洲可能無法滿足日益增長的清潔能源需求,并將自己置于經濟不利地位。來源:BloombergNEF

  但亞洲各國政府不能——也不應該——單獨解決這個問題。所有這些國家都呼吁高收入國家提供財政和技術援助,因為這些國家較早實現了經濟增長,能夠更好地應對危機。

  如果亞洲要兌現其承諾,它將需要其國際同行加強自己的氣候融資承諾,目前每年仍有1000億美元的承諾未兌現。私營部門還必須通過為清潔能源和電網基礎設施提供更多更好的融資,在亞洲未來20年所需的1萬億美元年度投資中貢獻自己的份額。能源買家必須繼續讓人們知道他們對可再生能源的需求,而電力公司需要為他們的客戶提供大規模的可再生能源購買選擇。

  最重要的是,所有這些利益攸關方必須考慮到伴隨可再生能源快速發展而來的環境和社會問題。目前,世界上有將近一半的國家已宣布要向清潔能源過渡,并確保這種過渡是公平的,這需要全球的努力,而上述每一個集團都可以在此過程中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


分享到:
降低能源成本
可持續 所需原料簡單
多用途 支持各領域能源
安全性
不易爆,不易燃